Friday, January 11, 2019

韪衡《楞严新粹》p1-11心得报告


新的一期的行愿茶会又开始了,这期我们读的楞严新粹内容很丰富,果煜法师用很浅白的言辞去写这本书,但我资质不好,读了两遍还没完全明白里头一些名相。
读了楞严新粹的引言才知道中国传统上有两种判教方式有两种,一是天台宗的“藏通别圆”和华严宗的“小始终顿圆”。在判教上《楞严经》是属于顿教者,因为里头主要谈的主要是人的心性。

这章节谈到真空与妙有,在《解心》里头海云继梦法师也有细说空与有,谈到我们执空与执有,两者都是对立,说“空”是真理倒也不是完全空,说“有”的话倒也好像不对,比如那个有“我”,“我”不管怎么找我,“我”好像都没实际存在。

在《楞严经》里讲到真空与妙有,是两个不同的典型的解脱法门。这两者都可以让我们修的解脱,倘若我们从真空入手,那就的要不执著一切,如果没有执着一切,那自然就没有烦恼了;倘若我们从妙有着手,就要能涵容一切,如果能够涵容一切,一切都能承担,那自然也没有烦恼了。所以师父说我们的烦恼升起就是因为有的我们要,有的我们不要,有分别心在后头作祟,要的偏不来;不要的偏偏就来,那就心里升起烦恼了。

这句话给我很深的印象,我工作不管有没有电话进来,都是平常心对待了。我不想对工作上恼人的用户问题产生无理的烦恼,要制止了。我要把在工作是的景象慢慢变成普贤境界,即使常常面对带着负面情绪拨电进来的用户,我也自然不对任何的发生有情绪上的波动。

【把心回到丹田,听电话只是听电话,转心为顾客解决难题,情绪就不会那么波动。祝福你】

Sunday, September 30, 2018

诗云_楞严新粹pg 220-238_心得报告


诗云_楞严新粹pg 220-238_心得报告

这一篇注重于耳根圆通。记得第一次察觉到闻性是不生不灭的是通过传闻师父以敲引磬的方式来教导我们。

当时师父也和佛陀一样以同样的方式来教导。(师父敲一声引磬)问有听到吗?当时我们回答听到。(过了一阵子声音没了),师父再问听到吗?和阿难一样当时我们答没听到。(师父再敲一次)问听到吗?我们又说听到了。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直到我们明白。师父就以这样简单的方式让我们了解到闻性其实是不生不灭的改变的只是声尘。

最近有个发生,我打电话回家给妈妈。电话里头妈妈就一直埋怨爸爸的不是,当时在电话另一头的我听得很不开心。怎么一通个电话就一直埋怨个不停,很想把电话盖上。

当读到这篇才清醒这不是我的我执在作怪吗,心里很抗拒妈妈一直埋怨爸爸,变成我埋怨妈妈为何一直埋怨爸爸,那我和妈妈不是一样吗?我其实需要做的是当个聆听者,然后在跟爸爸说个明白那事情就完结了。


【听只是听,再加上清楚自己的方向目标,那就是一位很好的聆听者,再进一步学习去欣赏及接纳,那我们就更懂得怎么样跟人在一起了。】

春丽《楞严新粹》p179-195 - 心得报告



190页,最后2段, 法师说“皮影戏变化万千, 再多的剧情变化,也不过用一根线去控制而已。如这线不再操作,这些幻现便全归寂然幻灭, 而这操控的主导就是“我执”当读到这儿时,我毛孔竖起来因为它反映出我现在面对的种种问题。

自己常常胡思乱想,没专注在当下做的事,让我感觉到自己像一个风筝, 随风而飘,无法着地,心中一直找不到自己所在处,非常漂浮不踏实。久而久之,我好像失去自己。加上自己没专注而导致种种的出错, 我更对自己没信心了。一遇到问题,我很容易就哭了。幸好,自己还有些福气, 最后成功来到七日禅。 在小参时,闻师父察觉到我很绷紧,情绪很容易失控时就说我太多想法,加上我的审判及抓住不放,我就完蛋了。在打坐时,我一直提醒自己回到呼吸,突然,有一天,我找到我自己了。 我就是那个在站着讲话的人。这个体验,让我感到很踏实及感动。我时时提醒自己就是当下做着东西的人。可惜,禅修出来没多久,我又打回原形了。每当我胡思乱想时,我就问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把心拉回来。 好像在拔河似的,一下在在乱想,一下子回来当下。

当我读到这段时,我坐下来好好省察我到底每天在想什么? 我发现自己有很多负面的想法,比如自己很无辜和委屈,心中有很多悲伤,或通过想像,我如何达成目标了。

今天在跑步时,突然有一个念头出来。是我自己把木标定得太高了,由于年轻时,我万幸宠爱在一身,感觉非常美好,我很想一直维持下去。但结婚生子后,一切皆消失了,加上现实种种的挫折,我潜意识下要逃避,只好躲到我在幻想中,只有在这儿,我是达标的。看到这点,完全符合法师所说的我执在操控一切的幻想。

今天,我醒觉了,踏实做当下的每一件事才是往向目标前进,自己放过自己才是方法。 春丽,放下我执,往人生目标前进吧!

感谢助教的用心及点评。

【首先学习放下自己的意识形态。】

书豪《楞严新粹》原装版p239_261 - 心得报告




这一次其实是讨论六根的修行法门。
楞严经讲最殊胜的是意根,可是谈修行法门大多都在谈耳根的修行法门。或许让我想起自己去听慧音的心经的演唱会。整个演唱会我都在哭,一直流泪,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清理了一般。之后就一直在听心经的CD,发觉自己的心都比较平静,有意思的是发觉自己内心的出离心就起了,心里就会开始怀疑自己工作的意义,然后就会害怕自己无法待三年,若是说我是否真的喜欢这份工作老实说没有太大个感觉,可是我发现无论是那一份工作我都会发现有这一份的情绪,只好提醒自己发过要待在银行三年的愿,然后上班前提醒自己“我是一个BANKER”。这是我的出离,或怀疑人生的想法才肯平复下来。我才发现,当我告诉自己是一个banker的时候,我就会很肯承担自己在工作上的责任,原来很多时候自己只是需要一个“身份”的认同和定位。只要清楚”correct function”我们就能甘愿去承担了。只是我发现我很多时候会迷失身份和方向我现在学习的是让自己的愿去带领自己行动,现在公司老实说,也不是很稳定,还是有很多事情在发生,公司的内部很多问题。现在想如果不是发了三年的愿,我未必能撑下去,现在的我只能把心安住在自己的愿继续走下去,这里是否适合我,老实说,我真的没有这样觉得,可是这种高压和时时都面对无常不定性和被拒绝的工作,以前我是绝对没勇气去做,现在我觉得我自己的确在安全区以外,如果我能在银行呆三年,无论是否有成就,我想我在心智上会有很多的成长。我还没找到我事业的定位,可是我感觉就要出现了,现在的我,感觉在在累计自己的资粮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心理上的资粮。因为在这份繁重的工作上,我真实地看到自己是多么地糟糕,和有太多的缺点需要学习。我对自己其实没有信心,老实说,我只好对观音菩萨有信心了。


【不是清楚“correct function”,而是要清楚自己的定位及方向,那信心就会增长,愿力就会变大,那承担力及行动力就会变强。菩萨也一定会护持你。】

芹妤《楞严新粹》原装版p239_261 - 心得报告



读完这一章耳根圆通给我的感受是本来清净。

今天儿童班结束后,走出鹤鸣禅寺,有个念头,很久没有供花给家里的佛像,就走回头,往菜市的方向去买花。回到家把花插好,眼看花和佛像很美,心生欢喜。当内心强烈感受来到,就如实地去做。

近来朋友都问我,你生产后,打算给别人顾还是自己顾孩子。我都告诉他们,我打算辞职,自己带孩子。有些朋友会一面惊讶,怎么不工作了。我再告诉他们,我打算12月尾辞职,工作的朋友都告诉我,不如等花红才离开公司,你不等花红很亏哦!存些钱给孩子啊!你别冲动啊!

这些声音,不喜欢听,亦不会去执取。

路是自己选的,没有对与错,没有好坏,如实地去实践。当想法一直被动摇,亦不能如实地去活在当下。当给自己定下心来,才能好好地去用功。近来也多多去聆听有经验的朋友如何照顾宝宝,准备功夫做好。

近来听电台访问一些部长,他们都有个共同很好的励志给听众。他们每次处理事情,他们都问自己,“你有尽力去做吗?”如果你尽力了,事情好与坏,我们都去接受。这样,你的人生就没有遗憾。

我尽力去做,没有遗憾。



六根接触六层,清清楚楚自己的方向,那就直进不知。

Monday, August 20, 2018

诗云_楞严新粹pg 220-238_心得报告


上个星期在公司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我心情上波动很大,一直想辞职的念头不断冒出来。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工作日一直以来都是5天半制,无端端的老板突然说要改去6天制,而老板给的理由是增加了我一些incentive,不过这incentive是今年年头所增加的,当初的说法是因为4年没有增加我们的薪水,所以就给了这补贴。那知现在反过来说这补贴就是为了补赏增加我们的工作日。给我的感觉就是这老板在欺压着我们。

虽然已经尝试跟老板商量,不过目前的她还是没有给明确的答复,这几天的我就被这件事所打败了。


【辞职可以解决问题吗?还是只是发泄不满?当心情平静后,会后悔吗?请三思再决定吧!】

可佳《楞严新粹》p164-178心得报告


心不能安住,而喜欢到处攀缘。
我发现到这就是我现在生活的状态。
由于新的工作大部分时间都在待机状态,能做的东西又不多。
很多时候,我都是在网上读一些资料,偶尔回复一些电邮而已。
除非有特别事情需要处理,不然一天就是这么度过了。
与之前的工作相比,这份工作比较空闲,被动,也比较无趣。
这不禁让我觉得这份工作适合我吗?
然而,我在之前的工作时,却又希望一份比较轻松的工作。
现在愿望是达成了,但矛盾却出现了。
我到底是喜欢比较轻松的工作,还是比较有挑战性的工作?
我到底要的是什么?
而什么才是适合我的工作?
性香禅师曾经对我说:不知的心是最好的法,当你保持不知的心时,你可以如实觉察一切,正确的操作自然会浮现。
如果我无法安住自己的心,那么所有工作都不会适合我。
每当我又浮现自己是否适合这份工作时,我都会反问自己到底要什么。
到底这一生要的是什么。
三界虚妄,唯心所现;所以不必胡乱攀缘,以幻取幻,有何意义。

【能够找到一份有钱有闲的工作不是很有福报吗?去了解这份工作的意义就不会觉得无趣了。】